首页> 推荐> 点赞祖国>正文

【我和我的祖国】祝福你,中国 这是儿女们心中永远的歌

2019年10月05日 10:25  来源:重庆日报

70载栉风沐雨,70载春华秋实。

千言万语的祝福,在中华儿女心中响起——

祝福你,中国!我们守望历史,愿你更加富强;我们脱贫攻坚,愿你开出更美的花朵;我们建设家园,愿天更蓝,水更绿,明天更美好……祝福你,中国!这是儿女们心中永远的歌。

又见重庆的别样风景

——写在《城门几丈高》首播结束之际

周勇

9月6日,《城门几丈高》首轮播完,在重庆及其他城市,都荡起了一阵“城门”热。

这一天一大早,一位年轻的网友给我发微信:“周末的时候,回看《城门几丈高》,尤其是带孩子一起看,让下一代也了解重庆的历史,是一件幸福指数很高的事情。”“我们还准备带孩子到纪录片中提到的一些地方去看,让自己、让孩子更多地了解重庆,了解历史。重庆需要更多的宣传重庆文化、重庆历史的纪录片。”心中一动,我遂回复:“你的来信让我感到,这就是我所希望看到的效果!”

这让我记起,9月6日是我40年前离开重庆,前往成都,到四川大学历史系报到的日子。这令我感叹,历史,真有如此魅力!

川大四年,我研究的第一个课题是重庆开埠,撰写的第一篇论文是《重庆开埠时间考》,出版的第一部学术专著是《重庆开埠史》。那是一部专业的学术著作,它让今天的人们第一次看到了重庆的别样风景。那是一个正经历着中国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内陆城市的别样风景。

从那以来,我持续不断地拓展“重庆开埠”的研究视野,终于在《烟台条约》(1876年)和《烟台条约续增专条》(1890年)签订一百三四十年后目睹了条约文本的真容;终于在立德乐到达重庆一百三十多年后,组织翻译了他的《长江三峡及重庆游记》;我终于在时隔140年之后,整理出版了日本外交官游历重庆和三峡的日记;我的学生终于开掘出当年参加中英宜昌谈判的巴县档案,和中日之间马关谈判中关于开埠重庆的原始记录。

《重庆开埠史》让我成为恢复高考后四川大学第一个在校期间就出版学术专著的本科生,后来还获得党和政府的奖励,成为我学术研究的奠基之作。但是,它毕竟还是书斋的学问,还是只有小众能够欣赏的重庆别样风景。

40年后的9月,我们得以又见重庆的别样风景。这一次它变身为电视纪录片《城门几丈高》,从一个小众的学术著作变身为大众喜闻乐见的艺术品。它以权威的学术研究成果,珍贵的历史影像,配以原创音乐演绎的城市民谣、童谣,我们先辈和家庭的影子,尤其是重庆与西部、中国与世界、旧社会与新中国、改革开放与新时代的大跨度穿越,让这部作品以其独特的魅力走入了寻常百姓家。

拍摄《城门几丈高》的动议与《大后方》有关。

2012年,我和重庆纪录片导演徐蓓第一次合作拍摄《大后方》。2015年《大后方》播映后成为当年中国电视纪录片的一个现象。有几个满意:首先是百姓满意,点击量上亿;再是业界满意,获奖无数;再加上西方学界满意,在美国、英国、荷兰,许多学者接受了采访,对它的学术水准和电视手法,赞誉多多;《求是》杂志还专门发表评论《“三个必胜”的珍贵史证》。可以说,收获满满。

那年的10月30日,市记协在重庆工商大学开会,请徐蓓和我漫谈《大后方》创作体会。中场休息时,我建议她考虑下一部纪录片做“重庆开埠”。因为重庆直辖快20周年了,新中国、新重庆也快70年了。我研究重庆开埠30多年了,是时候,该做了。几天后徐蓓就告诉我,名字都起好了——城门几丈高。原来,这个“城门”在她的心头也已经酝酿多年。

许多朋友和媒体似乎并不满足于这个回答。于是不断地问我,当初你提出这个选题并推动它成功的深层原因是什么?

我想,这首先是重庆急需本土题材的作品,以回应人民的关切。当下舞台、荧屏的一些作品,似乎更热衷于炒冷饭、走捷径。虽然热闹,但对城市文化的积累和贡献率并不大,观众也不买账。他们更呼唤重庆人的原创作品,重庆题材的原创作品,重庆机构制作的原创作品。纪录片《大后方》之所以受到热捧,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因为它是这样一个“三重庆”的作品。回应人民的关切,这是文化人的责任。

其次,小众的学术著作完全可以通过创新性转化,成为大众喜闻乐见的艺术品。《大后方》的成功给我一个深刻的启示——研究的深度决定作品的高度,转化的程度决定传播的广度。一部电视纪录片《大后方》有上亿的观众,这种传播的广度和受欢迎的程度,是我们现有的学术著作无论如何都达不到的。40年前,影像史学滥觞于美国,随后传入中华,现在还处在起步阶段。加之2014年我们引进《苦干》取得巨大成功,这使得我下决心钻研和实践影像史学。因此决定三度试水——从《苦干》到《大后方》,再到《城门几丈高》。实践证明,主创团队分别从历史和电视两个方面抓住了时代的赐予,用影像的方式再现了重庆城市从传统走向现代的关键几步,从一个侧面记录了重庆城市的发展历程和时代精神,从而实现了学术性成果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这个信息在中国影像史、中国城市史学界引起了热议。因为这种将学术著作转化成电视纪录片得以精彩呈现的情况是为少见。

第三,朝天门是重庆3000年历史来路的标志。城门是一座城市的标识,也是城市人精神的象征。要追溯重庆的城市起源,一定要从城门开始。在古代,重庆是一座军政城堡,称“古渝雄关”,城门就是封闭的标识。到了近代,城门打开了,从此再没有关过。今天的“城门”,已是开放的象征——它既是重庆城市历史的标识,也是重庆人秉性和精神的象征。

第四,这支好队伍需要好题材的历练,才站得住,才稳得起。《大后方》成就了这个团队。这支队伍能吃苦,善读书,吃透历史;他们坚持原创,不炒冷饭;他们追求历史的真实性,努力还原历史;尤其具有高超的讲故事的能力。他们用的不少资料都是我在做学术研究时使用过的,但经过他们的手,又是一番景象。所以,我相信他们担得起,不会糟蹋这个题材。如果从2012年接受《大后方》起,他们经历了8个年头,拍了三部片(《大后方》《西南联大》《城门几丈高》),跨了“三大步”。它表明,重庆题材是宝库,重庆机构有能力,重庆更是有人才。

40年前我开始研究重庆的别样风景,40年后,《城门几丈高》让我们大家又见重庆别样风景。我的愿望实现了,真高兴!

这是一个值得再次记录的日子!

防空洞七十二变

孙金华

重庆,不仅有惊艳的洪崖洞夜景、神奇的轻轨穿楼,还有隐匿在美丽山水之间的奇幻空间——防空洞。

抗日战争时期,日本帝国主义对重庆进行了长达5年半的战略轰炸,日军出动飞机9000多架次,空袭重庆及附近地区200多次。

面对侵华日军,重庆人民越炸越强、越战越勇,一边组织建设防空洞抵御空袭,一边为抗日前线输送战士。

抗战结束后,这些人防工程又被勤劳智慧的重庆人民赋予“七十二般变化”,变出了便民利民的“三十六计”,传承了顽强拼搏的精神。

变则通畅通达。来到重庆,渝中区这个母城是不可不去的地方;来到渝中,解放碑更是不可不去的地方。

洪崖滴翠、索道过江、湖广云集、七街六巷十八梯、青狮白象锁大江等景点在这里汇聚,解放碑每天接纳成千上万的游客,交通压力巨大。要在寸土寸金的解放碑地面,新建或改扩建一条道路,无疑是一件奢侈得几乎无法实现的事情。

重庆人民没有被困难吓倒,集思广益,把人防设施、轨道交通、地下车库联通起来,打造“一环、七射、N连通”地下交通体系,13000多个停车位融为一体,解放碑核心区交通压力得到极大缓解。

这就是防空洞变身通达通畅大通道的“空城计”,让虚怀若谷的重庆喜迎四海宾朋。

“一窍通时百窍通。”从解放碑出发,步行两公里便是“朝天扬帆”所在,舟行碧波上就能沿着长江经济带飘洋过海;车行1小时便是中欧班列的起点。四向联通、多式联运,带来的是百业日兴、万商云集,重庆正日益成为内陆国际物流枢纽和口岸高地。

变则广博广大。重庆建川博物馆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洞穴博物馆群落,由24个防空洞打造的8个博物馆组成。这里,曾是洋务运动时期张之洞创办的汉阳兵工厂西迁重庆时的旧址,也是抗战时期国民政府兵工署第一兵工厂所在地。博物馆展示了兵器发展、抗日战争、民间祈福文化、中国囍文化、中医药文化等多种文物,其中国家一级文物60件。特别是八路军的改编令、“义勇军进行曲”彩瓷墨盒、冯玉祥的花盆、丰子恺的代表画作《胜利之夜》等,这些文物不仅让人穿越时空感知过去的生活,更让人从些许细微之处感受重庆人民乃至中华民族不屈斗争的精神和博大情怀。

这就是防空洞变身衔接历史文脉大课堂的“连环计”,时代在这里串联起来,精神从这里延续下去,让人们体验这座城市拥有的历史厚度和人文温度。

“致广大而尽精微。”历史启迪现实、开拓未来。围绕“为经济赋能,为生活添彩”这一主题,重庆已成功举办两届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抢抓新一轮科技革命和工业4.0带来的机遇,加强研发创新,着手补链成群,打造“芯屏器核网”全产业链,推进产业数字化、数字产业化,为推动高质量发展、创造高品质生活注入了新的活力。

变则宜居宜业。重庆地处长江和嘉陵江河谷的平行岭谷区域,夏季气温高、风速低、湿度大、昼夜温差小,是一座名副其实的“热火朝天、蒸蒸日上”的城市。

一到夏天,重庆的人防工程就主动向市民开放。外面固然烈日当空,里面依然清爽宜人。纳凉点不仅为市民免费提供桌椅、书籍、饮用水、棋牌以及常用应急药品,民防部门还联合妇联、共青团等群团组织,在纳凉点开展家庭旧物置换、故事会以及义演、义诊、义教等一系列活动,使这里凉爽宜人又充满欢声笑语。

火热的城市离不了火锅的加持。“辣增味,麻调情,不是红汤不得行。”说到火锅这张重庆的名片,很多人都会情不自禁地两眼放光、口水直流。特别是在防空洞里吃火锅,除了重庆不会有第二个城市会遇到这种情形。在狭窄的洞子火锅店里,人流熙熙攘攘,锅子热气腾腾,淋漓酣畅之间能品味出一种和谐共生的文化气质。洞子里不仅有火锅,还有鱼庄、家常菜;不仅有美食,还有珍藏酒窖,毗邻两江的特色茶馆;不仅有自助洗车场,还有嵌入山体的加油站。这就是防空洞变身避暑天堂和繁荣市场的“树上开花”计。一斑见豹、一叶知秋,一窑防空洞承载了美味美酒美景,一处人防工程彰显出山清水秀美丽之地的独特韵味。

神奇的防空洞变出了八方通畅,带来了宜人舒爽,贮藏着百年时光,飘散着麻辣鲜香。百变之中,展现的是“行千里·致广大”的重庆风采;为民之计,凸显的是冷暖相知、继往开来的人文关怀。

这样一个越变越精致、越变越美好、越变越有人情味的城市,值得点赞。

放牛村的春天

胡雁冰

浩浩长江之南,巍巍南山屹立。

靠近长江的铜锣山脉被江水拦腰截断,绝大部分在北岸,叫铁山坪。

遗留南岸的,只有大约8平方公里的尾部,相对平坦,隐入大南山苍翠蜿蜒的森林中。区域内有一巨石,形状如牛,静卧反刍,怡然自得。有人就将此地称为放牛坪。

放牛坪在1951年改名为放牛村,属于南岸区南山街道。下辖堰塘湾、老房子、竹林沟、古佛、大竹林五个村民小组。

今年初春,放牛村吸引大量游人前去观赏的“南山移民桃花科技园”内,桃花朵朵,娇艳勺勺。色彩艳丽的照片,在许多人的微信朋友圈疯传。一直想去看看的我却因故错过。

时不我待,节令很快进入季春。放牛村的“映山红生态园”向游人开放。

据对“花语”有考究的人说,映山红被称为“花中西施”。我决定不再错过放牛村的花事了,一定要去赴一场“西施”之约。

于是,我跟随一些游人,在“映山红生态园”慢慢观赏。但见花丛中的花朵,火红色的,红得耀眼;粉色的,粉得炫目;白色的,白得纯净;桃红的,若佳人含情;紫色的,尽显宁静高贵。

赴约赏花之余,我想起了来此还有一个重要的目的。我听说2018年,放牛村农民生态人均收入居全市领先。

据我所知,该村上世纪八十年代,全村人均纯收入不到400元。即便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该村集体经济收入还为零,是一个典型的“空壳村”。

放牛村是典型的山坡地,水源很差,靠天吃饭。过去种粮为主,基本生活都难于自足的贫穷落后地区,为何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想去求证,去眼见为实。

为此,我找到了放牛村村委会主任。他为我梳理了该村的发展之路。

“南山有个放牛坪,山高坡陡路不平。上街下街出门难,肩挑背磨累死人。”这首民谣,是对放牛村那时交通状况的描述。

俗话说:要想富,先修路。放牛村的变化是从交通的改变开始的。他们依托上级组织,先后从三个方向打通出村道路,连接上南岸区环南山风景区的骨架旅游公路。然后依靠自身努力,建起了内联五个村民小组的村级公路——五福路。

而对于村的集体经济发展,放牛村的干部群众,想了许多办法,做了很多努力。

他们先后开办过采石场、木箱加工厂,到城市租门面办装饰公司,办养鸡场,办食品加工厂等等。有的没有办成,有的办成了,也只是获得了暂时的成功。

历经多次失败后,村里从俗话中找到灵感: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南山是“山城花冠”。南山的土壤、气候、水分等条件更适合花卉绿植生长。加上本地村民也有种花养草的习惯。每年春天,村民在南山植物园外公路两旁叫卖花草,是多年来一道独特的风景。

村里与村民反复商议后,决定“靠山吃山,抱团取暖”,利用生态资源发展乡村旅游经济。

他们采取集约化的方法,种植、经营特色花卉苗木,走产业发展之路。这恰恰契合了中央到地方加强新农村建设、实现乡村振兴的方向和要求。

说起放牛村走过的路,村主任如数家珍——

2002年,成立“放牛坪花木专业合作社”,后被评为“中国50佳合作社”。

2010年,在古佛、竹林沟村民小组建起了200亩集健身、休闲、观光、赏花和度假于一体的“南山移民桃花科技园”。此园在长江边,离有“长江风景眼,重庆生态岛”美誉的广阳岛很近。弹子石连接广阳岛的“弹广公路”穿园而过。因邻近主城,交通便捷,最多一天曾接纳游客5000多人。

2012年,在大竹林小组建起了200亩“南山腊梅园”。2013年着手规划“映山红生态园”,2019年全面开放……

村主任陪同我,走访了近两年规划兴办的民宿区;走过了花卉盆景交易市场;最后在村幸福广场告别。

我想,放牛村的华丽转身,是天时地利人和,是人勤春早,林绿花妖;是富民政策的贯彻到位,才有了放牛村的独领风骚。

我期待,来年春天,再去放牛村,共享一场花的盛宴。

眷恋南天湖

杨伟智

离开丰都南天湖有些时日了,不知不觉间,秋风渐起。

刚刚过去的这个夏天,我陪同家人驱车南天湖纳凉避暑。从闷热的主城来到森林环绕的高山,极高的负氧离子如蜜般灌进肺腑,那叫一个爽啊,烦躁不安的心情也平静下来。

我是丰都人,儿时曾无数次登上屋后的山坡眺望南天湖。印象中的南天湖总是委屈地藏身在大山之中。对我而言,那就是神秘遥远的近乎梦幻般的贫瘠之地,因为人们总说那座常年云雾缭绕的高山里有熊、野猪……人烟稀少、刀耕火种、没有现代文明。那时常想,我能生长在长江侧畔,该有多幸福啊!

1974年底,我参军远赴哈尔滨,每到傍晚,常会情不自禁想起南方、想起家乡、想起南天湖。远隔千山万水,梦里的南天湖,您好吗?

从老家来信得知,家乡的青壮年组成民兵团,浩浩荡荡开赴筑路一线,立志打通县城到南天湖的“天路”;从全国发行的邮票中发现,九溪沟公路大桥建成,那可是通往南天湖费时短、花钱少、土专家设计而名扬中外的石拱桥;从探亲返队的战友处获悉,家乡如同凤阳一样,包产到户,粮油丰收,昔日黄皮寡瘦的乡亲们吃穿不愁,南天湖的山民也把笑容挂在脸上。

20年前的一个周末,我第一次乘车造访南天湖,但见满目苍翠,云蒸霞蔚,好一派沁人心脾的自然风光。

伴随改革开放的脚步,紧跟民营经济的发展,在南天湖随处可见养蜂人、放牛人、采菌人……一车车运往市场的高山蔬菜,一群群销往主城的纯种山羊,一阵阵如梦如幻的叮当牛铃,无不令人憧憬着南天湖更加美好的明天。在战友陪同下,那晚我们夜宿南天湖,踱步户外,望天际星海,听松涛吟唱,我在想,南天湖啊,你何时才能真正展开腾飞的翅膀?

10年前二上南天湖。眼前的一切令人暇接难顾,道路黝黑宽敞,场镇簇新漂亮,民居各显特色,农家乐鳞次栉比,大酒店气度非凡,更有滑雪场、儿童乐园、购物中心……我特别喜欢观看山顶那庞大的风力发电群,风叶憨态可掬般的缓缓旋转,与南天湖如火如荼的旅游开发相比较,仿佛显得有些慢条斯理、漫不经心,却又显得那么相得益彰,相映成趣。

我揉揉湿润的双眼,心中自问自答:这是我儿时传说中的南天湖么?这就是我多年梦中的南天湖啊!

两年前退休了,和同事聊起选择避暑之地时,几乎异口同声三个字:南天湖。在外漂泊多年,现在该回家了。我相信,躺在南天湖的松林里,心情一定特别闲逸,很快就能进入梦里,而那些甜美的梦,会是温润的、彩色的……

( 编辑: 李婕 )
评论
收藏
用户评论
0/20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