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巴渝文化>正文

永存心底的记忆

2019年08月11日 10:13  来源:重庆日报

知道重庆抗战戏剧博物馆开馆试运营的消息,真有些悲喜交织。

悲的是,为建造这座博物馆付出了辛劳、关心、呵护,最应当在第一时间得知这一开馆喜讯的艺术大师刘厚生先生、严良堃先生已经作古仙逝,抗战时期在重庆生活工作的一大批艺术家大多已先后离世,他们无法看到博物馆的面世;喜的是,抗战时期中国话剧人的风骨得以在抗战戏剧博物馆里重现,文化得以传承。

我参与了这座博物馆的筹建,在开馆之际,点点滴滴连串成影,感恩之心也油然而生。

筹建过程中,我们重点拜访了在抗战时期参与“中国话剧黄金时代”创作、演出的艺术家。这一段拜访经历留存在心底,成为我永久的记忆。

2015年10月,我们去北京、上海拜访著名戏剧理论家刘厚生、著名指挥家严良堃、著名表演艺术家秦怡等当年为话剧在重庆的辉煌做出具大贡献的戏剧前辈们。

我的父亲抗战时参加了中华剧艺社,与当年在国立剧专的刘厚生老先生有过旧交,因此我在重庆见过厚生老几次。在编辑《中国话剧的重庆岁月——纪念中国话剧百年文集》时,我曾向厚生老约过稿。但七、八年过去了,这位当时已经95岁高龄的国家级著名专家还能记得我吗?在担心之中,我打通了厚生老的电话,老人家连说:“记得!记得!”“重庆的事我一定要办!”

感动之中,我们于2015年10月12日去到厚生老位于北京的家中。彼时,老人家早已将所有的稿费全部捐献,自己却住在非常简陋拥挤的民宅里。我们见到他时,他已经无法直立行走,却还要照顾卧病在床的96岁的老伴。望着这位德高望重的戏剧家,我忍不住悄悄抹泪。

厚生老听说重庆准备在抗建堂原址建抗战戏剧博物馆,高兴地在家里慢慢移动着脚步,为我们找出他撰写的文集相赠。

那次拜访之后,厚生老一直牵挂着博物馆的进展情况。2016年8月的一天,我突然接到厚生老的电话,电话中他用微弱的语调,缓慢地讲述着他读了重庆抗战戏剧博物馆建设文字方案的建议。

老人家说:“我把你们发的文案都仔细看了,非常好!有一些建议我都标注在上边了,给你们寄去,但是我不知道抗建堂现在的通讯地址,请你告诉我。”

时隔不久,筹备组便收到厚生老寄来的快递。厚厚的近两万字的文字方案上,厚生老用工整的文字标注着一条条具体的意见、建议。

2016年12月16日,我又接到厚生老从北京打来的电话,厚生老对方案里名字有误、经历有误的人员,还可以列入的人员,文化旧址少了几处,代表剧目少了几部,主要团社少了几个等等方面,在电话里作了仔细讲解。

难以想像,当时已96岁高龄、身患疾病的厚生老为了话剧、为了重庆、为了重庆抗战戏剧博物馆,在多少个昼夜里,一字一句地仔细研读、回忆,伏案留下了如此珍贵的修改意见。也许这是厚生老留在世间的最后一份文稿修改意见吧?

2017年,重庆市话剧院一行去到厚生老家中拜望、录制视频。厚生老穿上西装、打上领带接受了采访。如此盛装受访,足以看出厚生老对抗战话剧的真情,对重庆抗战戏剧博物馆所寄予的厚望。

2018年7月8日,我们再赴北京拜访了厚生老。此时他已经住进医院,不再接待来客。但是,当厚生老的女儿告诉老人家:“重庆来人了!”厚生老立即确定了时间,接受我们的拜访。

听了博物馆进展情况的汇报,厚生老非常高兴,欲应博物馆所需提笔题字,无奈却因身体太虚弱而终成遗憾。

2019年5月14日,99岁高龄的厚生老没有等到重庆抗战戏剧博物馆开馆迎众的喜讯,便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应该说,这是我参加博物馆筹备工作中最为痛心的记忆。

另一位对重庆有着特殊感情、对重庆抗战戏剧博物馆寄予厚望、抗战时期在重庆开启了音乐生涯的艺术前辈,也没有等到博物馆开馆的消息,于2017年6月18日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他就是曾称自己“也是半个重庆人”的《黄河大合唱》演绎者、著名指挥家严良堃先生。

严老抗战时期加入孩子剧团来到重庆,17岁时他在老师冼星海的指导下,第一次指挥孩子剧团的小演员们在重庆演唱了《黄河大合唱》。从此,严老与《黄河大合唱》一生结缘。

因为对重庆的特殊感情,老人家曾向重庆市相关领导写信,建议在国立音乐学院(抗战时期搬来重庆,今中央音乐学院前身)旧址上修建纪念馆。重庆市相关部门采纳了这个建议,在青木关国立音乐学院原址上修建了纪念亭。

2015年10月11日,我们到北京时专门拜访了老人家。那天我们去到严老家中,刚巧几位作曲家、演奏家正聚在他家商议着一场音乐会的相关事宜。趁空隙,我们与严老聊了几句,老人家还谈及回重庆的心愿,谈及期待重庆抗战戏剧博物馆开馆的心愿。如今,回到重庆的心愿已成为永远的遗憾。

著名表演艺术家秦怡是我们筹建重庆抗战戏剧博物馆时重点采访的艺术家之一。2015年10月13日上午离开北京后,我们去了上海,主要任务就是拜访秦怡。

秦怡老师在1938年来到重庆,与著名戏剧家应云卫、史东山路遇,之后被招入中国电影制片厂的中国万岁剧团,其厂址位于现在抗建堂附近的纯阳洞51号,并在这里开启了她的表演艺术生涯。

秦怡老师参加演出的第一部话剧是《中国万岁》,角色的全部动作只有一个、台词只有一句——背对着观众,举起拳头,站起来说:“我也要去!”

之后,她于1941年6月在重庆加入中华剧艺社。在中华剧艺社的开锣大戏《大地回春》中,她因饰演女主角黄树蕙而被重庆观众接纳并一举成名。

在表演艺术生涯中,秦怡老师一共演出了30多部话剧,有16部是抗战时期在重庆、成都演出的,其中又以在重庆的演出为主。

2015年10月13日下午,我们去到95岁高龄的秦怡老师家中。听说重庆开始筹建抗战戏剧博物馆,老人家兴奋不已,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述着那段“中国话剧黄金时代”里自己的故事。

她热情地留我们在她的小屋里用餐,在那温馨的书房兼餐厅的房间里,我们边吃边聊,直到晩上八、九点钟,我们起身告辞。其间,老人家几次谈及博物馆建好后一定来重庆参加开馆仪式。

如今,秦怡老师因病住进了医院。但愿重庆抗战戏剧博物馆正式开馆那一天,她能平安健康地回到重庆,回到她深深眷恋的演艺生涯的起步之地。

博物馆目前已经初步建成,重庆市话剧院院长张剑介绍,他们计划用两年时间,将“抗建堂·中国抗战戏剧历史风貌区”打造为重庆文旅融合的新名片,从而反哺剧院文艺创作。

衷心祝愿这座凝聚了几代戏剧人努力、记录了“中国话剧黄金时代”辉煌历史的“中国首个抗战戏剧主题话剧类专业博物馆”,在大众的关心、关注下不断丰富、完善。

记者:刘晓电

( 编辑: 陈渝 )
评论
收藏
用户评论
0/200

相关推荐